1. POS聯盟網首頁
  2. 滾動播報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網經社訊)9月29日早晨六點,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發布全員郵件公布了騰訊的組織架構調整:新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而原有的微信事業群(WXG)、互動娛樂事業群(IEG)、技術工程事業群(TEG),企業發展事業群(CDG)繼續保留。這一架構調整讓云服務戰略升級,OMG、MIG、SNG部門被拆分。

支付聯盟整理編輯9月29日早晨六點,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發布全員郵件公布了騰訊的組織架構調整:新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而原有的微信事業群(WXG)、互動娛樂事業群(IEG)、技術工程事業群(TEG),企業發展事業群(CDG)繼續保留。這一架構調整讓云服務戰略升級,OMG、MIG、SNG部門被拆分。

時隔六年,這是騰訊首次做大規模內部架構調整。《商業周刊/中文版》從騰訊方面得知,本次組織架構調整不會涉及裁員,PCG人員規模將超過11000人,成為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CSIG將有約5000人,并會繼續補充相應。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騰訊新內部架構

騰訊方面對《商業周刊/中文版》獨家透露架構調整背后的思考:“整體判斷就是互聯網進入下半場。首先,流量紅利進入尾聲,爆炸性的用戶增長放緩。內容生態出現了革命性變化,內容和社交呈現融合趨勢,內容也越來越成為社交中的重要話題,專業化生產的高品質精品內容越來越受歡迎,社交和內容融合的機遇出現。”此外,消費互聯網市場趨于穩定,市場機會向遷移,云的戰略地位越顯重要。

此次架構調整,可能只是騰訊未來一系列變革的序幕。

第三次“自我進化”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騰訊公司控股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2017年12月,騰訊年度員工上,騰訊公司控股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說:“在管理方面,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是內部的組織架構,現在的騰訊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要在組織架構上進行從內到外系統性地梳理。”此后,他在《給合作伙伴公開信》中,23次提到了“云”,將騰訊云定調為騰訊優勢能力的集合平臺,暗示騰訊戰略轉型的端倪。

在騰訊內網上,也有員工對架構調整提出建議:“To C市場的競爭更像是叢林游擊戰,大家可以盡量分散,最重要的是’神槍手’產品經理,但To B、To G市場的競爭更像是大規模的陣地戰,是個系統工程,哪個部位都需要集團作戰,考驗的是斗志、紀律和領導者調兵遣將的戰略眼光。”

騰訊創始人、前CTO張志東在2018年9月15日的騰訊大學交流上,也坦率地談到了騰訊的問題:“鵝廠(騰訊)的組織變革是滯后了,為社會創造的獨特的優秀產品和連接創新還不夠多。云時代和時代在快速的到來,社會和科技發展引發不少數字化社會的新問題,我們在這類問題上的創造力和推進力,還沒有展現出足夠的厚度和力量。”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騰訊方面對《商業周刊/中文版》表示,架構調整一直在積極進行,“面對社交與內容的融合趨勢和產業互聯網時代的到來,選擇主動進化是管理層清晰的共識。”如何更好地進行調整,管理層一直在進行審慎的考慮,“把十億級的用戶和專業的產業服務對接起來,幫助傳統行業實現智能化、數字化,對用戶和行業都將產生巨大的價值。從做好連接,到升級各行各業,這樣的戰略進化很有挑戰,也更有意義。”

此前,騰訊共設有7大事業群,分別是CDG(企業發展事業群)、IEG(互動娛樂事業群)、MIG(事業群)、OMG(網絡事業群)、SNG(事業群)、TEG(技術工程事業群)以及WXG(微信事業群)。這一組織架構被認為讓騰訊坐穩了移動互聯網的江山,其架構形成發生在2012年,2014年,成立了WXG(微信事業群)。根據張志東的描述,“在那個時間點上,和大數據AI的技術尚不成熟,這個組織結構,幫助了鵝廠能夠從PC年代大踏步地進入移動時代”。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財經作家

吳曉波在《騰訊傳》中指出,騰訊組織架構是“大權獨攬、小權分散”,不依賴個人精英,而是依靠體制化動力的成熟體系。隨著騰訊的逐步擴張,以往的組織架構正在對業務開展形成阻礙:內部組織墻和數據墻難以打破,這不僅讓外部合作伙伴感到和騰訊合作困難,也讓內部業務開展變得費力——據全天候科技的報道,騰訊云在制定客戶個性化需求時,往往無法調用TEG(技術工程事業群)、MIG(騰訊移動互聯網事業群),甚至優圖實驗室的能力。

將業務線重新排兵布陣,在組織層面創造讓一件事情做起來變簡單的氛圍,避免不必要的協同,同時給一線更多隨機應變的決定權和資源分配權,這將讓騰訊這家擁有超過4萬人的公司行動力變得更快。

變革從來都是傷筋動骨的。張志東在半個月前的騰訊學院內部分享中,提及大型企業變革之難:“大型企業的組織變革絕對是難題,需要很大的魄力和智慧,找到適合的演進節奏和建設次序,估計也必然會遇到不少的陣痛,如部門短期利益沖突、部門團隊的安全感、經驗不足的損傷等。”他認為,組織變革最關鍵的是兩點,一方面是取決于高層管理團隊的自上而下的決心和意志;另一方面,就是公司的各產品和技術團隊的文化和胸懷。

從此次架構調整,騰訊已經初步展現了自己的決心和意志。

重注于產業互聯網

根據公開信息,新成立的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掌門人為原先負責SNG的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他2005年加入騰訊,主管的原社交網絡事業群(SNG)有QQ、騰訊云、優圖實驗室等業務。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湯道生

移動互聯網用戶紅利時代已經結束、游戲業務正遭受政府的強監管,云服務承載著“騰訊下一個增長點”的希望和壓力。這是一個正高速增長的市場。IDC研究經理張舒表示:“當前企業正加速從傳統IT向云遷移,中國已成為公有云IaaS市場增長最快速的國家之一,并將在未來2-3年繼續保持高速增長。”

從2016年開始,馬化騰曾多次為云服務和論壇站臺。騰訊云經歷了微信、QQ海量用戶高并發的考驗,已經積累了技術優勢,并獲得了三一重工等企業用戶。根據界面的報道,騰訊云剛成立時,高層為該業務定下的目標是“要跑得比別人快”。盡管騰訊是云服務的晚來者,并曾走過彎路,但基于技術、資金、生態等優勢,仍然獲得了機會。IDC發布的2017年中國公有云市場份額顯示,阿里云排第一,市場份額為45.5%,騰訊云位居第二,份額為10.3%。

云計算行業正在經歷血腥價格戰。2016年年底阿里云在云棲大會上宣布中國區云產品全線下調,核心云產品最高降幅達50%,騰訊隨后宣布跟進;2017年底,國內CDN行業(內容分發網絡,即將網站的內容發布到最接近用戶的網絡“邊緣”,使用戶可以就近取得所需的內容,提高用戶訪問網站的響應速度)曾出現了力度空前的多次降價;2018年5月舉行的騰訊云+未來上騰訊云宣布了CDN全線降價20%的消息,還宣布數十種AI應用服務將能夠全部免費接入。云服務的中小公司在巨頭的重金投入下,生存日益艱難。在云服務市場位列第四的金山軟件發布了2018年上半年財報,虧損額達4059萬元,并表示“云行業競爭空前激烈”。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價格戰是手段,不是目的。騰訊總裁劉熾平在2017年財報電話會議上曾表示:“從長期看,降價搶生意并不是騰訊云的核心策略,當然騰訊云將提供非常有競爭力的價格。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增值服務將是騰訊云區別于競爭對手的優勢。”在價格戰之外,騰訊云在提高金融、政務、市政以及零售服務等領域的實力,并進行海外拓展。

在云服務市場,騰訊正面臨強大競爭:一家獨大的阿里云、傳統IT巨頭云和海外巨頭AWS.阿里2019財年第一季度(2018年4月至6月底)業績顯示,云計算業務繼續保持強勁增長,營收達到46.98億元,單季營收超過2017上半年的45.94億營收;華為云內部提過“三年超越阿里云”的發展目標,2017年4月,華為高調宣布發力公有云市場,成立二級部門云業務部Cloud BU。的AWS由于電信牌照的問題,進入中國市場很大波折,2016年8月與中國公司光環新網合作,一度被誤讀為“將出售中國云計算業務,在中國繳械投降”。作為全球最早從云服務中獲利的公司,AWS在中國仍然保持了快速增長。

在騰訊財報中,騰訊云并沒有作為單項列示,利潤規模也未披露。從2016年第二季度財報開始,騰訊開始在財報中公開騰訊“支付及云服務”的增長數據,歸類于“其他”項。2018年二季報顯示,騰訊“其他業務”(支付及云服務)收入同比增長81%至174.96億元,首次超過了社交網絡,排在收入占比的第二位。

獨立分析師尹生曾發表分析文章指出:“盡管相比阿里,騰訊云不具備先發優勢,但它自身在游戲、視頻領域的領導地位,以及從2010年開始實施的開放戰略、基于微信編織的商業生態,為它在吸引新客戶方面提供了近水樓臺。”2009 年,在確定云計算和大數據兩個主要戰略之后,阿里云隨即成立了獨立的運營公司,將To B業務能力整合。

據透露,此次騰訊的架構調整,CSIG將負責公司云平臺和智能產業關聯業務的發展,依托騰訊云、智慧零售、安全、騰訊地圖、優圖等核心業務,推進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與各行各業的融合,為零售、工業、、醫療、交通、政務等行業傳統行業的數字化轉型升級提供行業解決方案。

PCG內容部門成型,

深化“內容+社交+技術”融合

除了TO B業務的強化,騰訊的內容業務邏輯因為此次組織架構而出現了大的變化。

新成立的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即Platform and Content Group),掌門人是COO任宇昕,該部門將對原社交網絡事業群(SNG)、原移動互聯網事業群(MIG)、原網絡媒體事業群(OMG)中,與社交平臺、流量平臺、數字內容、核心技術等高度關聯且具有高融合性的板塊,進行有機地拆分和重組。IEG只保留游戲,新成立的PGC部門整合了其余所有IP內容業務,旗下有騰訊新聞、騰訊視頻、騰訊體育、微視、騰訊影業等業務。此次調整沒有把微信公眾號劃歸平臺與內容事業群,騰訊方面表示,微信公眾號是一個開放體系的內容生態以及服務,它是微信生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擔任阻擊今日頭條使命的“天天快報”不再被提及。2017年6月,原網絡媒體事業群(OMG)曾宣布一次架構調整,將天天快報產品提到更高的戰略級別,并調任應用寶主管林松濤負責內容技術型產品天天快報與內容分發。根據“時間財經”的報道,在“個性化閱讀”領域,擔任阻擊今日頭條使命的天天快報,曾經得到騰訊高層的重視,獲得了大量資源傾斜。無論是微信公眾號、企鵝媒體平臺,還是騰訊合作的種種媒體,產出的內容都被漫灌到天天快報中,馬化騰更為這款產品敲定了第一版應用的開屏字體。然而,和已經形成了大規模廣告收入的今日頭條相比,今年6月,天天快報則跌落至月活5000萬,是今日頭條的四分之一左右。

隨著抖音的崛起,騰訊不僅在今年復活了微視,還發布下飯視頻、速看視頻、時光小視頻、yoo視頻等產品。除了以30億的補貼引入優質短視頻內容創作者,9月微信朋友圈也為微視開通了導流入口,令微視在短短幾天內登頂蘋果商店。

騰訊對短視頻重視,來自于這類產品的崛起,不僅直接沖擊了騰訊的大本營即時通訊業務,也可能侵蝕騰訊游戲的占有時長。QM的報告顯示,在用戶時長爭奪戰中,唯一的亮點是短視頻,從去年3月的1.5%上升至今年3月份的7.4%,其主要切割的份額來自于即時通訊,直接導致即時通訊用戶時長從去年3月的37.9%下降至32%;重度短視頻用戶擠占了睡眠和游戲時間,沉溺于短視頻。對于騰訊來說,短視頻是一場不能輸的戰役。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新成立的PCG部門,手握騰訊新聞、微視兩個產品,不再和以前分散在OMG和SNG兩個部門,意味著騰訊在整合和集結力量,重新拉開陣勢,對戰頭條。獨立評論員Keso此前在接受《商業周刊/中文版》采訪時表示:“唯一有可能使今日頭條的發展步伐放慢的,只有騰訊。”

有分析師在對比騰訊和今日頭條母公司字節跳動時認為,市場低估了騰訊的能力。“騰訊的內核和外圍護城河分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ID Card和通訊錄,前者很難受到沖擊,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流量遠比PC時代集中,騰訊系對移動互聯網時長的占有率超過50%,我們認為市場或低估了騰訊的內容分發能力。頭條的核心競爭力在于潮酷短視頻社區的雙邊效應和算法數據驅動的網絡效應,護城河比騰訊更淺。”廣發傳媒分析師曠實這樣表示。

對于一家科技公司來說,忘記一些舊的習慣和學習一些新的技能同等重要。值得騰訊重視的一個競爭變局是,當新一代創業者對于開拓市場有著新的打法和思路,騰訊也需要做出更快的調整。

變革序幕的開啟?

騰訊的架構調整不應該是騰訊變革的尾聲,而應該是序曲。大象要起舞,從來不是容易的事。和創業之初,就同時要和商家、用戶打交道的阿里不同,騰訊要進化出To B能力,絕非一朝一夕之功。當游戲業績承壓,一家大型公司要切換增長引擎,也需要內外部的耐心。

除了業務線的重新梳理,劉熾平的公開信還透露騰訊內部的技術改革也已經啟動。微信公眾號“盧泓言”曾于8月18日撰文《張志東歸位鵝廠如何》,指出騰訊需要有一個CTO來擔負起打通數據,建立大后臺的歷史責任,而不是一味的內部賽馬,相互封閉。在今天劉熾平發布的公開信也指出,騰訊將成立技術委員會,通過內部分布式開源協同,加強基礎研發,打造具有騰訊特色的技術中臺等一系列措施,未來可將內部開源成果開放給產業。

此次架構調整未見關于數據中臺的安排。騰訊方面告訴《商業周刊/中文版》:“關于數據中臺,我們有更加審慎的考慮。相比數據的運用,保護用戶隱私是我們更為關注的重中之重。如果與這個底線相沖突,我們寧可不做。我們更愿意做好技術中臺,推動公司各個產品之間的代碼共享和技術傳承。”

騰訊架構調整:PCG將成人員規模最大的事業群

組織架構變化對于正處在調整期的騰訊是一次重大事件。過去二十年,騰訊曾多次上演“逆襲”的戲碼。除了早期QQ對MSN的反超,在門戶、視頻、支付等領域,這家公司遲到者和落后者都通過精準的戰略和高效的執行力完成了趕超。除此之外,騰訊向來以開放和反思文化著稱,這也是騰訊能在過去屢次站上浪潮之巔的原因之一。2018年8月,騰訊投資管理合伙人李朝暉在接受《商業周刊/中文版》采訪時也表示:“馬化騰是一個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管理者。今年由于各種原因,受到大家的批評和建議更多一些,騰訊內部在更加努力地進行反思。”

除了騰訊在進化,馬化騰在過去二十年也在不斷蛻變,如今新的形勢向這位中國科技行業最重要的企業家之一提出了新的挑戰。一名領導者必須同時看到外部機會和內部能力、文化,以及它們之間的所有聯系,并在這些洞察變得眾所周知之前率先反應,搶占先機。“這是一門藝術,而不是科學。”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曾這樣描述變革之難。對于這家今年11月即將20歲的科技公司來說,馬化騰或許還應該和內部就使命感、觀和創新愿景進行更多的定期溝通,從而驅動更深層的文化變革。什么是只有騰訊能帶給世界的東西,騰訊是否應該比以前更大膽、更富有野心?當公開信指出,騰訊要謙卑又進取地面對新舊產業和互聯網的融合趨勢時,該如何謙卑、如何進取,又應該在哪些業務上謙卑、哪些業務上進取?

經歷了3Q大戰搏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獨占鰲頭的騰訊,在即將20歲的時候,又走到了一個新的關口。

附:騰訊組織架構調整細節(來源:新媒體“深響”)

高管方面

COO任宇昕將同時負責新成立的PCG,同時繼續管理以游戲為主的互動娛樂事業群IEG。

原先負責SNG的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將成為新成立的公司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

具體業務方面

騰訊的B端業務,將統一打包到了CSIG,涉及范圍包括:云、智慧零售、安全、地圖、醫療、、智能平臺等。同時將成立新的專注于醫療和安全研究工作的實驗室。

以下團隊都將調整到CSIG

原CDG企業發展事業群智慧零售戰略合作部;

原MIG移動互聯網事業群安全、地圖、醫療、智能平臺等業務團隊;

原OMG網絡媒體事業群開放平臺部ToB相關團隊;

原SNG社交網絡事業群云業務線、在線教育部、實驗室群團隊;

原S1微瓴物聯平臺部、政務業務部;

而QQ以及大家所熟悉的騰訊視頻、新聞、興趣閱讀業務和QQ瀏覽器、應用寶等C端業務,將統一整合。與視頻相關的騰訊影業等業務也將一并PCG

以下團隊都將調整到PCG

原MIG移動互聯網事業群瀏覽器、應用寶等業務與渠道、技術團隊;

原OMG網絡媒體事業群視頻、新聞、興趣閱讀、體育等業務團隊;

原SNG社交網絡事業群即通產品、社交平臺等部門團隊;

原IEG互動娛樂事業群騰訊影業業務、動漫業務部團隊(來源:商業周刊中文版 文/李好)

9月19日,電商智庫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2018年(上)中國跨境電商市場數據監測報告》(全文下載:)。報告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行業發展概況、進出口電商情況、未來趨勢等進行了詳細的分析與解讀。報告對主要跨境電商平臺進行了跟蹤了解,分別是:1)進口跨境電商平臺:天貓國際、網易考拉、洋碼頭、京東全球購、亞馬遜海外購、小紅書、蘇寧海外購、聚美優品、寶貝格子、1號店全球進口、國美海外購、蜜芽、美囤媽媽、豐趣海淘、唯品國際、五洲會、易趣、波羅蜜全球購、海蜜嚴選、聚優澳品、優盒網、魅力惠、保稅國際、么么嗖、孩子王、跨境淘、麥樂購、摩西網、優集品、跑客幫、熟人邦、冰帆海淘等。2)出口跨境電商平臺:阿里巴巴國際站、生意寶TOOCLE3.0、環球資源、中國制造網、MFG.com、聚貿、易唐網、大龍網、敦煌網、全球速賣通、eBay、亞馬遜、Wish、蘭亭集勢、DX、米蘭網、環球易購、有棵樹、棒谷科技、傲基電商、執御、小笨鳥、安克創新、新華錦、百事泰、通拓科技、價之鏈、跨境翼、思維電商、愛淘城、前海帕拓遜等。

原創文章,作者:POS聯盟網,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61951.tw/21900.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当日电脑综合资料 江苏11选5一定牛 比特币行情走势 旺财欢乐斗地主手机 娱乐平台注册送现金 江苏11选5 天津11选5(新)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 澳洲幸运10群 大赢家比分广告 股票交易手续费怎么计算 内蒙古快三360结果 快三买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湖北麻将卡五星规则 安徽时时彩玩法一首页 海南飞鱼彩票算法 北京赛车pk拾app